X

快速檢索

快速檢索
2016-08-29

龔書章:尺度不大的城市,恰好適合設計常民的生活動線

2007年,英國雜誌Monocle以「宜居城市」(livable cities),顛覆過去以財經、政治、地標等為指標的市調項目;而改以犯罪率/治安、國際串聯、氣候/日光、建築品質、交通、包容度、環境議題為統計標準項目;軸線以自然、都市設計、商業發展、主動性政策,貫穿至該城市的健康醫療、公民教育體系等,並列選出全世界最適宜居住的25個城市。名列榜單的,不再是紐約、巴黎、芝加哥這樣的巨型都市,而是像墨爾本、馬德里、赫爾辛基等二級城市。

這些城市的共通點是以設計思維(design thinking)共同為社會問題找出解決方式,提升居住品質與歸屬感。台北市為世界第44大都會區,高度密集化,都市化迅速發展,面臨老中青、新移民、國際觀光客的進駐,都市更新與老舊民宅之間,面臨前所未有的急迫性轉型需求。

質化研究新指標,改寫世界最宜居的城市名單

2013年國立交通大學建築研究所副教授兼所長龔書章,參與《2013臺北設計城市展》策展,以社會設計做為「adaptive city不斷提升的城市」之推行主軸,發展出一套適合台北參與設計之都的時空背景架構。提出創意思考價值在於「以人為本」,設計為溝通的介質,民眾參與將完整了整個社會設計架構的系統。該策展宣言歸結四大重點為:1.讓創意變成一種社會機制,2.由下而上,創新有機的解決之道,3.常民微型的城市啟動,4.我介入,所以我創造城市。龔書章表示:「這是20世紀和21世紀的分界線,過去工業化時代,從top-down的計畫式都市,轉變為bottom-up的公民力量」。不否認政府的重要角色,但社會參與機制遊戲規則改變。從前決策者以想像/理想藍圖執行政策,理想和現實之間的拉鋸正是效益不彰的主因,新時代的社會機制演化為:以民間力量為源;專家學者為扎根的枝幹,微調、修正不盡成熟的概念計畫;建構完整的模型之後提出給政策制定者參考,經由這樣流程的務實性,設計可滿足基層使用者的需求,也為決策者降低了計畫與現場使用之間落差的風險。

Kung, Shu-chang

既國際又在地,社會設計創造對話平台

龔書章認為,社會結構改變,未來世界將呈現天秤的兩端,例如:氣候溫度極端、財富分配不均、中產階級減少等,城市也不該以金融權力和摩天大樓的高度為指標,「宜居城市」內涵包括:保留在地文化、獨特性,搭配常民參與的社會設計,將硬體建築轉化為符合城市人需求的生活空間。

台北恰恰好是這樣一個城市,不大的尺度人們可以步行移動,大眾交通工具的便捷遍及城市版圖,加速了創意與跨界合作的可能性。龔書章說:「以亞洲來說,東京和台北市是少有的創意型都市,不仰賴國家計畫,多以民間力量改變城市的樣貌」。2016年台北榮獲為世界設計之都,以政治面來說,或許是個躍上國際的絕佳機會,以文化面來說,卻是在地人民重新省思自我定位的關鍵契機。

以台北民生社區為例,在高速工業化的時代下,當地居民努力保存獨立小店,串連成光譜系列的網絡;過去以單一文創商品的興起,逐漸聚集成為數不小的創意經濟,從unit聚合成network,龔書章樂見其成,給予新政府的提醒則是,整合unit為 network,需要開放、透明、上下良性溝通的平台。以亞洲為例,台灣年輕人高度參與公共事務,關心政策議題;而各界的專家學者們也有志投入改變,中生代的專業經驗累積貢獻,催化了NGO、NPO的社會參與效益,喚起城市居民對於環境的意識,督促政府加速改變。打破傳統上和下兩層次的低效率對話,新的社會設計機制多了「第二層」專業人士的把關、傾聽、溝通、合作、串連,創造一個對話的平台,許多創新、大膽、前瞻性的計畫便可由此催生。

蘭花屋計畫邁向2.0,台北做為都市更新綠化實驗室

由交大發展的「AHA台灣義築協會」,成立於 2013年,參與者多為建築系學生,非營利團隊相信建築者如同醫療者義診般,進入偏鄉從事義築,這是年輕人愛這塊土地的方式。龔書章說:「他們還在發展階段,但很多實驗性的概念都可以被落實,甚至讓國際看見台灣」。大大小小的建築計畫在全台灣偏鄉與國際之間展開,打破地理限制,以關懷的心,藉由建築的專業,深入民間,打破建築與常民之間的藩籬,顛覆有錢才能享受妥善設計空間的偏見。2014年,交通大學團隊Team UNICODE以「蘭花屋」計畫(Orchid House)註1,首度參賽便獲得美國能源總署舉辦的十項全能綠色建築競「Solar Decathlon Europe歐洲盃」之都市設計獎項第1名、創新獎第2名及能源效率獎項第3名。評審給予理由是:「對歐洲人來說,住在城市屋頂上是一種浪漫想像;但對台北人來說,這是真實體驗,也是亟欲待解決的問題」。

蘭花屋又被稱為「能源屋」,以「Green Core、Blue Sky、Power House」三個主要核心思想,希望以綠能作為核心價值,創造新的天際線、同時期許住宅開放空間公有化加強人與人之間的交流、對話,成為改造社會的強力引擎。在蘭花屋中有綠色植物與蘭花構成的空間,除了調節室內溫度、為室內進行換氣外,更可利用回收水資源來澆灌植物。傾斜的屋頂除了有太陽能發電之外,便於回收雨水以供利用,可消化台灣夏季降雨密集的排水問題,更可改善都市熱島效應。回應到都市層面,Team UNICODE團隊分析,台北四到五層樓的公寓及街屋共佔了48.2%的比率,這些居住空間裡充滿著頂樓加蓋與鐵皮搭建,在視覺上缺乏統一的美感。因此以更新都市天際線、創造都市再生機制為想像的蘭花屋,將取代台灣屋頂亂象,改善台灣現階段的屋頂美學,將建築還給全民,奠定屋頂公有化的共享意識。

交通大學建築所師生組成的「UNICODE」能源屋計畫團隊,共有30位學生、10位老師、5位志工、以及約15位技術人員,技術上軟體以建築業界最普遍應用的歐特克軟體作為核心工具,以REVIT進行建物的3D模型建置以及相關機電的配置設計;為了加強國際對於台灣建材的認識,並符合環保低耗能的要求,大量採用寶特瓶磚、綠能玻璃、太陽能板等多項環保建材,例如採用花博遠東環生方舟的寶特瓶磚,但進一步在保特瓶內裝水,模擬續熱強,效能為白天吸熱,晚上放熱的溫度調節。兩年前於競賽中獲獎,蘭花屋成為國際認識台灣的第一印象。龔書章認為:「現階段應該稱為蘭花屋2.0,我希望可以將實驗落實在城市中」,老舊零亂的天際線或許看似危機,透過設計思考與專業技術結合,一座宜居城市從模型藍圖開始,小規模一步步模擬大尺度的真實場景,走出實驗室外,需要更多產官學的參與投入。

盤點閒置空共空間,將台北天際線還給居民

蘭花屋計畫,代表台灣的困境和希望,同時為現代建築尋找分享的公共空間。包括尋找新的城市網絡、老房再生、為下一世代思考城市居住問題以及尋找綠的天際線。這樣的時空背景不僅適用於台灣,也同樣符合類似的東南亞國家。首先「都市老舊屋頂的所有權,就是一個難以釐清的議題」。社會設計從建築出發,希望將建築的公共空間還給所有住民。實踐的方式不一定是種蘭花,或許在頂樓設計一個都市農園,可食性地景為擁擠的空間創造友善土地。 台北是一個剛剛好的城市,不新也不舊,沒有傳統的包袱,但也累積一定的社會成熟度。一個人人教育水平均等的地域、一個可以以單車(步行)移動的城市、一個人與人之間還有一點點溫度的地方、一個尚未被巨大商業巨獸吞噬的倖存者。2016年正是台北轉型,向上提升的絕佳機會,透過運算合宜的社會對話平台,將一個個亟待解決的問題分類、歸納、整合、拉出軸線和故事線,以文化為基礎,設計為工具,讓人民以台北為榮,吸引更多國際目光,看見永續、環保、民主、公正的城市氛圍。

ICSID

指導
Advisor

台北市文化局

主辦
Organizer

Executive Organizer

執行
Executive
Organizer

Executive Organizer

官方合作夥伴
Official World
Design Partners®

官方合作夥伴

城市夥伴
WDC Taipei 2016
City Partner

城市夥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