X

快速檢索

快速檢索
2021-11-08

藝術的養成,源自不斷摧毀與重建的過程——跨媒材創意人王宗欣

王宗興

王宗欣可說是當代斜槓代表人物,集結了各種創作身分

拿下第32屆金曲獎最佳MV獎,同時參與各種跨界設計合作,要說當代的斜槓代表人物,王宗欣當之無愧。dosomthing studio創辦人、新媒體藝術家、品牌顧問、策展人、創意總監…等多重身份,王宗欣爆炸性的創作能量,根植於藝術、動漫與街頭。

王宗興

漫畫一直是王宗欣創作靈感的重要泉源

年少時期的藝術養成
在琳瑯滿目的頭銜背後,其實都跟基於王宗欣的懵懂少年時期。「在學校,假如你有《少年快報》肯定會很受歡迎。漫畫週刊在學校是很重要的社交貨幣。」回憶求學時期,他的宣洩出口是《七龍珠》、《灌籃高手》、《JOJO的奇妙冒險》,以及台灣漫畫先驅阿推老師、敖幼祥及蔡志忠等作品,但是至此,王宗欣都還停留在閱讀者的身分。真正意識到想朝創作之路前進是高二那年,隨後,他踏進藝術世界的大學生活,開啟了豐厚的藝術養成之路。

王宗興

王宗欣的作品可以看到各種流行符號

王宗欣作品裡常會見到許多時下的流行符號,也得回推到他受日本雜誌刺激的大學時期。他發現自己喜歡的圖像、元素,原來是能透過流行服飾做為創作載體,且當品牌經過梳理後,所發揮的影響力令他深感:「哇怎麼有這麼酷的事情!」
接著,2007年日本藝術家村上隆於小巨蛋演講提出超扁平(Superflat)主義,並把日本動漫元素帶到藝術場域討論,一切一切都讓王宗欣明確意識到自己喜歡的動漫、街頭、潮流……等次文化,在具有脈絡的整理後,是可以在藝術領域佔有一席之地。

王宗興

「造神系列」呈現王宗欣個人對宗教的詮釋

從造神設計到社會設計
如同他在「造神系列」裡,BAPE的關公、OFF-WHITE的佛祖、Supreme的媽祖的作品,王宗欣聊起背後的意涵,「這是一個無神論者對造神論的自我反思總結。爸爸會拜拜,媽媽信基督,大學念佛教學校……,經歷一連混亂的宗教洗禮,我對宗教始終沒有好感。」但有趣的是,沒有宗教信仰卻有品牌信仰的他,因為工作經手無數品牌案,而本身也會為限量球鞋去排隊,某種程度亦與造神的宗教別無二致。
回到ACG產業來看,根據研究顯示,世界百大IP全落在ACG產業,然而台灣ACG產業相對薄弱的狀態下,不大有機會與國外IP競爭,對此王宗欣表示,「IP的影響力,假如能在青少年養成期就加入,後段影響會更長遠。」因此,近幾年王宗欣與設計團隊dosomething投入更多時間在社會設計,好比與兒童福利聯盟合作的1420hz兒少倡議平台,與台灣設計研究院推出防災教育桌遊,以及與教育部合作的美感教育……等,他提到,這或許跟自己成為了爸爸有所關聯,「公司開始有某種社會責任,想透過設計去做『善』的事情,這會是我下階段的主要目標。」

王宗興

對於台灣藝術的多元化,王宗欣感到相當期待

各種語言、符號的藝術轉譯
太陽花學運之後,他深感年輕世代對台灣的認同,已不再是過去的「鬼島」,而是覺得台灣超酷。再加上過去看似不入流的台灣語言、符號,漸漸透過音樂、設計的文化轉譯,成為年輕世代溝通的語言,「未來十年他們長大後,會讓這市場開始變化。」
一如在2019年「查無此人─小花計畫」中,《我夢見了小叮噹》的多媒體互動裝置,王宗欣用一扇貼滿記憶符號、且24小時上鎖的任意門,讓觀者從貓眼可以看見回不去的時光;在誠品畫廊《動漫未來》的《超級壞 Super Bad》的畫作裡,他集結漫畫的經典恐怖角色,繪製出成長過程裡必須面對的大魔王;於線上NFT展覽的《美麗的失敗者 Beautiful losers》,以超現實的視覺影像,解構著他所熱愛的球鞋文化……。王宗欣每一次的作品,皆有過去喜愛事物的脈絡可依循,那是身為藝術家的他,與自我不斷摧毀與重建的過程。

王宗興

擁有各種身分卻依舊積極創作,正是王宗欣迷人之處

「我好希望自己有一個精神時光屋。」忙到爆掉的他說。或許,賽亞人才能修煉的地方,也只有王宗欣能進去吧。
文字─Lig Lin
攝影─莊智淵

ICSID

指導
Advisor

台北市文化局

主辦
Organizer

Executive Organizer

執行
Executive
Organizer

Executive Organizer

官方合作夥伴
Official World
Design Partners®

官方合作夥伴

城市夥伴
WDC Taipei 2016
City Partner

城市夥伴